二级页面banner下方广告
信息中心
市场公告
市场动态
行业新闻
财经资讯
农业资讯
政策法规
二级左侧导航栏下方广告
国内豆粕市场后期行情将如何演绎?
文章来源:农产品期货网发布时间:2020-03-21 查看次数:9

全球金融市场正处于一个见证历史的重要时期,美股两周内四次熔断,原油一度跌至20.04美元/桶的历史低位,美元指数创纪录的破百。新冠疫情全球的扩散导致恐慌性指数创雷曼破产日以来新高,市场逻辑弥漫于系统性风险的惯性思维当中。国内油脂油料市场及金融市场正在恢复,而国际金融市场处于疫情蔓延的恐慌阶段,豆粕市场的跌宕起伏加大了市场对后期的分析难度,市场对豆粕供需端的看法逐步走向分歧。国内供需面从春节过后的交通管制引发下游饲料企业的集中性备货高峰而形成的饲料原料的供需错配,演变到了疫情影响南美港口或将延误装卸而形成的国内进口大豆的供需错配。国内豆粕期现价格不仅与美盘失去联动性,更是出现稳中上涨,下面从供需方面分析豆粕后期的行情如何演绎。

从供应来看,毋庸置疑的是南美市场属于最近供应端炒作的主要题材之一,市场也一直在关注着南美港口集港量和物流运输状况等变化的信息。现阶段正是巴西大豆出口高峰,在没有太大的天气恶化炒作题材下市场对于巴西大豆的产量基本维持1.22亿吨至1.26亿吨,并且大豆丰产预期叠加雷亚尔 “疯狂”贬值情况下,巴西农户销售大豆的积极性高企,已售2019/20年度大豆产量的70%,预售2020/21年度大豆产量的15%,巴西这个时间段出售新季大豆属实历史罕见。而最近由于新冠病毒疫情影响巴西粮食出口港工人停工,此消息引起市场巨大恐慌。据了解,Stevedores工会有向政府提议停工14天,但是目前并没有任何官方消息宣布停工的时间。巴西目前1400万吨大豆的排船量一旦发生任何的大规模罢工或者停工导致无法进行港口作业,都会大大推迟港口装卸进度和目的港到岸时间。作为全球最大的豆粕和豆油出口国,阿根廷现阶段更是处在“内忧外患”的环境,财政的紧缩导致阿根廷政府上调大豆、豆粕、豆油的出口关税来降低自身的债务压力,这严重打击了豆农出口大豆的积极性,且天气干燥让农作物在开花结荚时期受损叠加新冠病毒疫情导致港口处于混乱和紧张氛围,阿根廷大豆种植户估计这是最艰难的一年了。而对于美国大豆而言,关键在于3月底的种植意向报告,种植面积预计从8500万英亩调降至8350万英亩,从3月供需报告中可见,美国大豆出口量及大豆期末结转库存已达到预期最大边际数据,那么在单产不变的预估情况下,3月底报告预期以中性偏多对待。

从需求方面来看,国内进口大豆3月到港量预估480万吨,4月到港量预估730万吨,5月到港量预估850万吨,6月到港量预估870万吨,7月到港量预估910万吨。由于南美受疫情扩散影响延误了巴西港口的作业进度。4月-5月到港量预计会下调且时间延迟,国内油厂自北向南陆续实施停机计划,在豆粕需求并没有正常恢复的情况下出现压榨量的大幅下降,可见实际到港大豆和沿海油厂港口库存量或比市场数据还要略少。现阶段国家正推动各项政策促进生猪的稳产保供,农业农村部、财政部、中国银保监会近日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大支持力度,促进生猪稳产保供的通知》加快生猪生产恢复,完善临时贷款贴息补助,增强农业信贷担保作用和加大信贷支持力度,则生猪产能在第三季度前后或得到有效恢复,这将是饲料原料需求的最大驱动力。

在剖析市场的供需现状后,笔者认为豆粕市场后期将从供需紧平衡发展到供应略充足局面,市场分析着重点将要从需求端转变成供应端,然后再演变回需求端的一系列逻辑转换,具体分析如下:

第一方面,油厂前期大量采购的巴西低贴水大豆或将延迟到港,造成3月到港大豆的减少和4月到港大豆低于市场预期。油厂开机率降低,压榨量下降这也是导致近期豆粕市场出现近强远弱、内强外弱的主要原因。现阶段由于大豆供应出现缺口而使得豆粕价格飙涨,直到7-9月份需求或才能恢复,届时进口大豆的集中到港将打压豆粕价格。在近期养殖补栏没有明显恢复的情况下,豆粕行情缺少利多因素支撑,但后期需求恢复又遇上了供应充裕,随着后期的预估大豆到港量对价格形成一定压力或将再次出现探底行情。豆粕上涨的行情往后延迟不代表消失,二次探底后以时间换空间,第四季度豆粕的上涨行情依然可期。

第二方面,从技术面来看,豆粕已经走出了上行通道,下跌概率不大,并且现货市场更是买涨不买跌,甚至部分贸易商预估期货价格能到3300元/吨以上。笔者认为豆粕现在的期货盘面价格虽然贴水于现货,但是也是属于正常的市场价格反映。从近期压榨利润为226.7元/吨从而可以推断出豆粕的期货价格相对于现货而言属于正常的市场价格水平。那么在近月压榨量下降,豆粕和豆油库存同步减少的情况下,在后疫情阶段的旅游、餐饮业复苏后,豆油的需求恢复或将快于豆粕的需求恢复,油粕比将扩大。除非豆油价格再继续下跌,油厂挺粕意愿持续强烈,否则豆粕价格上涨始终乏力甚至会出现大幅度回调的可能。

第三方面,豆粕期货价格与美盘已经相对脱离联动性,美盘受到国际系统性风险的影响居多,已经大幅跌至成本线以下,在2018年国内外价格失去联动是因为贸易战的启动导致当时美盘价格一度跌至850美分/蒲式耳,豆粕期货价格上涨至3690元/吨,随着贸易战的逐步协商,豆粕随之下行,美豆也恢复性补涨。那么这次由于疫情影响的背离行情或将由于这次物流问题而导致双方价格重回“衔接点”。南美由于疫情防控的升级,大概率实行港口加强管制和关闭边境,使得本来具有价格竞争优势的巴西大豆失去了亮点,反而让美西大豆更具有优势,油厂在积极抛售远期基差合约的同时也采购美西大豆作为短期的补充。美联储从3月16日降息至零利率和释放7000亿美元流动性到正在酝酿实施850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美国政府对疫情造成的宏观经济风险已做出了一系列的措施,美国“封港”的可能性很小或者说维持时间也会很短。所以近期美豆出口销售报告大概率会上调,这将利多美豆反弹,而豆粕将震荡走弱,回归基本面。

综上所述,国内豆粕近期将出现价高量少,高价格或抑制成交,美国大豆希望能在第四季度会有较巴西大豆更具有竞争力,随着国际市场的愈演愈烈,提供给国内油厂后期可选择的大豆采购渠道变得更为广泛,现行的系统性风险覆盖全球经济的大环境下,投资者需深入研究豆粕的供需平衡面,做出有效的对冲措施是非常有必要的。(农产品期货网特约分析师严湛鹏,转载请注明来源)

版权所有:内蒙古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9

客服热线:400-8047-699   电话:0476-5970199 传真:0476-5971099

邮箱:officemail2017@163.com  地址: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物流园区赤峰粮油市场南区

备案许可证号:蒙ICP备17003568号-2

服务热线

400-8047-699

微信二维码

微信服务号